一个沉迷遛杰克的佣兵

第二次发真的超害羞的(*/ω\*)

画的不好请轻喷哦

【整理】

宫卿:

目前个人写的关于漫威的CP的整理_§:з)))」∠)_


●铁虫
♥他是光(病娇虫设定,he)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一些私设细节,看不看都一样
番外(儿童车)


♥破产英雄(轻松搞笑对话向,he)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海的儿子(鲛人PP)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配合烤鱼食用更佳bu)


♥以爱之名(ABO世界观)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也沉溺于其中梦话
不得真假,不做挣扎,不惧笑话
……
我终将青春翻涌成他,包括指尖弹出的盛夏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
第六章第七章


(未完待续)


一发完的小短文
村宝彼得和村口老男人的故事(乡村风)


卖甜甜圈的小男孩


一觉醒来我的蜘蛛宝宝又变成了个啥(各种PP动物化梗)
救命!产了个卵怎么办!(产卵梗,论坛体)
扫一扫免费送哦(一个粗糙的小脑洞)
酒后吐真言(小虫醉酒撩铁)


晚安,我的龙先生(托尼龙设定)
饲养人鱼的反面教材(小人鱼PP)
Friday的心累吐槽


●蜘蛛三兄弟系列


托比篇

加菲篇

荷兰篇(叫你向偶像学习,叫你睡偶像了么)


●锤基


♥大明星的私房教练(教练锤X明星基)
一篇黄暴向剧情文or剧情向黄暴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未完待续)


♥In  fact I  love  you(囚爱)(完结了但是我没有写完结两个字,完结的原因是我编不下去了,不过他是完整的肉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多CP(锤基,盾冬,铁虫,幻红,绿寡)


♥充满暗恋的复仇者大厦(带一丢丢的霜冬闺蜜向)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论乱七八糟的穿越(绿基巴叉)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第五篇
第六篇第七篇
第八篇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
番外


♥别看有些人表面不动声色,其实背地里是个太太(锤基,铁虫,EC)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未完待续)


♥骗婚时代(锤基,盾冬,ABO)(骗种撞上骗婚的大型车祸现场)


第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
(未完待续)


♥顺心如意男朋友出租店(绿基巴叉)








醒目!百岁老人真的不适合养羊这个工作(来自一名百岁老人的血泪阐述)(锤基盾冬铁虫幻红)
●盾冬
求问猫咪能不能吃李子,在线等,急。(吧唧猫)


●EC


兔子的喜怒无常(兔子发情假孕梗,车)


瑞雯送的生日礼物(男JI万X懵逼的教授查)


下雨天(总裁万X助理查,两人在一起后的没节操play)


游戏里的渣男不可信(真正的清水段子)


●重逢(吸血鬼万X催眠师查)


●狼队(我爱老狼的爪子)


老狼也会吐花了(花吐症)(不是车)


you  are  mine(老狼的吃醋play,伪蒙眼play)


很高兴见到你


●天使夜
天使的千层套路(心机boy天使)


●一顿年夜饭,八辆车,直接看CP上车就好(一二代虫绿,铁虫,锤基,盾冬,EC,狼队,德哈)


喊你吃年夜饭


●双豹,奇异玫瑰


救命,听不懂方言怎么办
哥哥是个大骗子,鉴定完毕


——●坟头蹦迪系列的车(太乱了你们自己看着点吧)


正宗脆皮鸭文学(啥都有)
贾尼车
锤基(网红姿势,单向玻璃)


冰火(囚笼play)
叉泽(女装)
叉泽


————————————————————————
整理让人头秃,看见链接就想吐,没事写这么多干啥。


【漫威】【铁虫】在灵魂深处喧嚣 (Peter灵魂体私设/大甜饼/复联三吐便当/甜)

潋:

【漫威】【铁虫】在灵魂深处喧嚣(Peter灵魂体私设/大甜饼/复联三吐便当/甜)


 


*私设Peter变成碎沫沫时候变成了一条灵魂


 


*反正HE了逻辑死请勿深究


 


*擦边车未成年啪啪啪警告可能?


 


*突然的脑洞


 


BGM: Shadow Preachers------Zella Day  (惯例请务必要听)


 


 


我现在不存在,我过去存在。


                                                             ————威廉·福克纳


 


 


 


安徒生童话里人鱼是没有灵魂的,爱上王子的人鱼公主拿声音换了双圝腿,拿爱情换了性命,她在朝霞万丈的时候投入海中,变成了一滩白色的泡沫。 Peter· Parker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他父母还健在,他依稀只记得里画面里有母亲讲故事时温柔的声音和卧室里模模糊糊的轻烟一样的橘黄色的灯光。他缩在被子里面奶声奶气。


 


“妈妈,她为什么会选择死亡呢?”


 


答案是什么,他已全无记忆,就连母亲之后的音容笑貌,都在时光的流水里冲刷的变得淡了看不见了。直到在泰坦星上钻心的疼痛袭来,他跌跌撞撞含含糊糊的栽进Tony·Stark的怀里,无限惊慌的看到自己一部分肢体逐渐变成沙尘,一秒内闪过无数对于上天的祷告,然后在最后的那一瞬间Peter突如其来的放下了所有的绝望,他看着Tony悲痛欲绝的双眼,脑海里闪现过的最后一个念头,啼笑皆非的居然是,我要像人鱼公主一样成为泡泡了。他为这个念头想放声大笑,可是他下一个瞬间已经粉碎成砂砾了。


 


于是变成灵魂的他笑了出来。


 


变成这种东西的认知在刚开始还是很让他惊恐的。他发现疼痛的下一秒钟自己就漂浮在空中了,他比站着的星云还要高一个头,低头脚下是白茫茫的雾气和看不见的泥地。他努力一弹腰想要加力站到地上去,但是他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猛力推了一下,他同时向天上和前面扑去。


 


然后他的手穿透了Tony的装甲。Peter在那一瞬间整个人都是懵的,他习惯性地想用手撑住Tony的肩膀以防整个人倒在他背上,可是他的手穿过去了,像穿过空气穿过Tony·Stark的心脏,再像穿过空气一样的他扑到了和地面几厘米远的空气上,和摔倒地面上一样。Peter揉了揉被摔疼的鼻子,想站起来一扭头就看到了钢铁侠僵硬的面色。


 


Peter从来没有见过Tony对他露出那样的表情,他有点害怕。他见过他嘲弄的冷笑的表情,开心的把自己抱起来转圈圈的表情,自己做错事时他愤怒失望的表情,但是他没有见过他僵硬如顽石,脸像个面具扣在灵魂上的Tony。他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他围着Tony转了一个圈,心里突然冒出一个荒谬的念头,身体死的是他,灵魂死去的却是Tony·Stark。


 


泰坦的风沙很大,小蜘蛛心疼的想给Tony披上一层外衣,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自然无处可去,跟着Tony回到了地球。他看着他憔悴的侧脸,操作飞船时乌黑乌黑的眼圈,飞船降落的时候,等在外面的美国队长从错愕到悲伤到强颜欢笑的安慰的脸。他看着Tony同样僵硬着他那张面具一样的脸,僵硬的和Steve拥抱,僵硬的看到他身边站的活生生的黑寡妇和Bruce,他像是卡带的录音机,又像是没有上油的机器人,一点一点转过他的脑袋,又咔咔咔的转回来,已经没有问候的必要了。他看着Tony牵起一个像是程序设计好的空洞的微笑,他的死气沉沉的微笑,毫无生气的微笑。Peter在一旁看的心如刀绞但是别无章法,他从登上飞船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使出了全力想要让Tony注意到他,可是他最多能做的,就是在Tony睁着他空荡荡的眼睛瞪着外面粉紫色的星星的时候努力用自己透明的手环住他。假装可以把自己的体温传给他。


 


“我一切都很好。” Tony最后对Steve说,“我只是从外太空回来累了,我需要休息一下。等我几天。”


 


Tony·Stark回到家里,取了一瓶高浓度的威士忌。然后他像灌药一样,一杯一杯的把酒灌倒自己的胃里,他枯坐在地上,像是失了根的老树,沙漠里干萎的胡杨。他无意识的喝了一杯又一杯,眼睛失去了聚焦,直直的瞪着一个点,下一秒又游移在外太空。他后来放弃了杯子,直接拿起酒瓶往嘴里咕嘟咕嘟灌,烈酒灼烧着他的口腔,把他呛得咳嗽起来,酒浆都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可是他还是在不停的灌着酒,一边大声咳嗽一边像喝刀子一样把酒捆到胃里,他咳得太厉害了咳到眼泪鼻涕直冒,他脸上都咳出了汗珠,露水一样顺着太阳穴滑下。最后他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一样疯狂咳嗽,一口酒实在含不住全部喷了出来,喷溅到光滑的乌木地板上像是上了一层黏圝腻腻的蜡,然后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Tony表情扭曲,似乎是要把内脏咳到地板上。


 


他终于没有力气的摔到了地板上,眼睛看着黑洞一样冷戚戚的天花板,他累到一个指头都不想动了。他感觉又凉凉的东西划出眼眶,又滑到了耳朵上,掉到鬓角里。他不想管那是什么,酒精让他脑子灼烧疼痛,他现在是谁他都不知道了,Tony·Stark就这样狼狈不堪的在地板上蜷缩着睡去。


 


这些都被漂浮在空中的Peter·Parker看到了,从Tony拿出酒的时候他就在无声的尖叫,大声喊着不要。他眼睁睁看着Tony眼神从空洞变成痛苦又回归空洞,Tony不知道在他混混沌沌环顾四周的时候他前面就蹲着蜘蛛侠。Peter眼睛都红了,他咬着自己嘴唇身子不断抖动,眼泪大颗大颗砸在地上。他颤抖的想用手触碰眼前的男人,可是他碰到的却是一团空气,他想要拥抱亲吻这个男人,可是他却什么都感受不到,他想要嘶吼,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他站起来,双脚用力跺着地板,双手在空中乱挥乱舞,他狂乱的喊着,可是Tony还是感受不到,他只是木木呆呆的喝着酒。蜘蛛侠到最后已经绝望,他双膝一软,筋疲力尽的跪倒在他面前,绝望的抽泣着,声音嘶哑像是钝刀。


 


“回我一句话好不好,Mr. Stark,求您了。”


 


Tony没有听到,他沉沉的昏睡过去。Peter·Parker跪在他跟前,不眠不休的睁着眼睛过了这个晚上。


 


 


 


等曾经的那个Tony·Stark出现在残存的英雄前面时,或者是他以为的曾经的Tony·Stark出现时,所有的人都已经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了。


 


“我来了,我们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Tony·Stark在会议桌前落座,这是他在点头问好之后开口讲的第一句话。


 


Steve抬头看着他,他认为Tony状态不好,显然其他人也是这么认为的。眼前的人枯槁憔悴,头发已经斑白,眼圈深的怎么也掩盖不住。他像是刚从坟墓里面爬出来。


 


Bruce张了张口想要询问钢铁侠他是不是已经休息好了,被Natasha眼疾手快的按住。Steve皱皱眉头,到底是决定不要冒这个险,现在的Tony就跟火圝药桶一样一点就炸。于是他指了指手里厚厚一大文件。


 


“事情很多有你忙的。这一堆是政圝府文书那一边是联合国和索科维亚协议之类的,你自己看吧。”


 


结果Tony·Stark精神状态好的让人吃惊,他逻辑思维清晰口齿伶俐,完全不像一个刚刚从外星球迫降回来的精神崩溃的人。这个上午他们过得异常有成果,讨论了灾后赈灾欠款,星云的处境,崩坏的神盾局等等。Tony还有精力跟Steve嘲讽了几句,宣称这次大灾难留给自己的最大遗产就是“再也不吃甜甜圈了。”


 


Steve皱紧的眉头终于有舒展的迹象,可是飘在Tony旁边的Peter不这么认为,他想大声喊叫让所有复仇者都注意到他,他想尖叫出来:“求求你们仔细看看Mr. Stark好不好,他现在一点都不正常!”


 


可是没有一个人听得到,他这几天已经绝望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在Tony身边飘来飘去,焦急的不得了,Peter嘴里不断冒出诅咒的话语,他心急如焚。只有他知道Tony这几天一直在崩溃的边缘,他一直没有开灯孤单的坐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像是孤魂野鬼靠压缩饼干和酒精存活。他到后来已经会对着镜子喃喃自语了,还是不是会发出一阵大笑。Peter不知道尝试了多少种办法,从试图拿刀割伤自己到想要打翻他屋子里的器皿吸引注意力,最后绝望到极致他就会一动不动的靠着Tony坐下,感受他还温热的心跳,把头靠在他肩头,看到自己不想滴落的眼泪透过Tony的身体滑到虚空里。


 


Peter现在在复仇者的会议室做最后的尝试挣扎,他窜上桌子,飞起一脚想踢翻Tony眼前的杯子。


 


————啪————!


 


马克杯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会议室显得格外清晰,洁白的瓷杯直接从桌子上飞起来,在空中碎成碎片,撞上钢化玻璃,又稀里哗啦的碎在地板上。


 


Peter呆住了一瞬间,复仇者们也呆住了一瞬间。


 


 


从那天起Peter就发现自己能够触碰到一些细微的东西了,从咖啡杯到门把手,如果他真的全神贯注他就会轻轻碰到那些东西。他再接再厉的努力,在Tony·Stark忙的满世界乱飞给地球疗伤的时候他已经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偷糖吃,经常在Tony跟对方谈论完起身走人的时候顺走桌子上的一把水果糖。他一边把糖果扔到嘴里嘎巴嘎巴嚼一边跟着Tony飘回酒店的时候有时会冒出一两个酸楚的念头,这样呆着好像也不错。但是他下一个瞬间就会红了眼睛,擦着眼泪吃着嘴里苦苦的糖。他想梅姨,想高中,想小胖子内德,也想Tony温暖的怀抱,想到骨头都发疼。


 


Tony·Stark发现不对劲的那一天,是在看到自己的甜甜圈被吃了一半的时候。那是一个很偶然的甜甜圈,他现在已经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把不想要的不敢想的统统锁在内心最深处的角落。偶尔翻出来的时候还是有钻心的痛苦,他想自己永远也无法学会向前看,但是他在学着不去理会自己破烂的内心,把灵魂和思想剥离。就是怀着这样的念头他走在街上发现了这个十里飘香的炸面包圈小店。他心念一动就买了一个,吩咐加双份的糖霜。他拿着甜甜的面包圈圈走在街上,莫名其妙的的饥肠辘辘,张开嘴咬一口,酥脆的面皮上撒着人造的香精,有股廉价的好吃的感觉。他嚼着嚼着就觉得逐渐变了味,粗糙的糖霜化成了浆,浆糊一样黏在他喉咙上,下颚似乎也被黏在了一起,整个味觉充斥着便宜的劣质的苦甜苦甜的味道。这个味道让他想到了皇后区的一家杂货店,那里贩卖的也是这样廉价的糖果和三明治,有一个眼神亮晶晶的男孩带他去吃了,当他拿着热乎乎的三明治出来的时候,那个男孩子得意的对他宣扬,“怎么样,是皇后区最好吃的三明治吧。”


 


当时他一口咬下去,嘴里爆满的廉价的幸福的味道,莫名和这个很像。


 


Tony的眼睛湿圝润了一下,他把甜甜圈包起来,神使鬼差的没有扔掉,而是带着它匆匆回到了家里。他把面包扔到桌子上,就急急忙忙的冲到地下室,不能让自己闲下来胡思乱想是本能,他一头扎进了改进装甲的工作当中。等他好不容易把自己从思绪中抽圝出来,奔回楼上想找点东西充饥,他就一眼看到了桌上摆着的油纸和中间被咬了一半的甜甜圈。面包上面残次不齐几个牙印,好像是小动物胡乱啃的几口。


 


Peter没有在他身边漂浮,他选择了到阳台上晒晒太阳,下午的阳光和煦温暖,照在他身上暖洋洋的,这种时候他可以暂时抛开自己躯体已经死去的这个残酷的事实。他眯起眼睛,张开双臂,轻轻的在地板上方一厘米沉沉浮浮,他感觉自己可以拥抱阳光了。


 


然后Peter忽然感觉到一阵奇怪的感觉,他回头,Tony·Stark正站在阳台的玻璃滑门旁,脸色铁青不可捉摸,自己的倒影在他身边恍恍惚惚。是的,自己的倒影,虽然虚无渺茫模模糊糊,但那确实是一个倒影,一个影子,黑色的,匍匐在自己脚下。他下一秒迅速的低头,可是确实他没有脚。他还是透明的。


 


他听到了“——碰!”的一声巨响,反应过来是Tony一巴掌拍死了阳台的滑门。他拔腿就走。


 


 


没有人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至少除了两个当事人之外谁都不知道,在黑寡妇看来,“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天之后我才放下了心,感觉真正的Tony·Stark回来了。说真的,之前像精心表演的蜡像。”


 


Peter觉得自己对这个事件最有发言权,那天他看着Tony落荒而逃,等他反应过来从阳台上飘进房子里Tony已经没有人影了,接着在接下来的三天他都无影无踪。小蜘蛛孤独的在空荡的大房子里飘来飘去,寂寞到最后他会自己跟自己说话,虽然从别人看不见他开始他就在自言自语,但是没有了Tony他感觉更加孤单。他也不敢走,万一Tony回来了怎么办——Peter·Parker就是这样一个孩子,柔软的一塌糊涂。


 


在第三天的夜晚他像往常一样在客厅里飘啊飘,无聊的拿起几个花瓶假装赞美它们,就在这个时候楼梯咔哒咔哒的轻响,Tony·Stark从车库里走了上来。


 


Peter觉得他很担忧,Mr.Stark 看起来很不好——比他想象的还要憔悴,似乎他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觉,他眼底乌青,面庞消瘦,但他的眼睛忽明忽灭,Peter看不清里面映射的是什么。他正想冲到Tony前面好好端详他,Tony出乎意料的开口了。


 


“Peter.”他说。


 


Peter吓的没把花瓶砸到地上,这个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还拿着花瓶呢,从Tony的角度无疑是花瓶悬浮在空中,他尴尬的哼唧了几声,脑子里居然思索的是该拿这个花瓶怎么办。


 


“Peter,”对面的男人又说话了,Peter敏锐的注意到了他的声音里有察觉不到的一丝丝颤抖,“我听到你声音了。”


 


Peter·Parker彻底死机了。当三个月没有人听得到你讲话,没有人察觉得到你的影子,没有人意识到你还存在,他们都认为你归于了虚无,于是你也开始自我怀疑,在看不见的角落崩溃的大哭大喊、嘶声力竭、以头怆地,却还是没有人注意到,怀疑这里有个东西。就在他已经内心濒临窒息的边缘,他听到Tony·Stark说他听到他的声音了。


 


Peter一下子就大哭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他不是这样脆弱的人,可他还是大声嚎哭了出来,眼泪是断了线的玻璃钢珠,噼里啪啦掉到地上。他一边哭一边旋风一样冲到了Tony的怀里,他本来是想穿透他的——可是随着“咣当”一声他和Tony一起砸在了地板上。他滚在他怀里。


 


Peter跟被掐住了嗓子的乌鸦一样一下子没了声音,他哭泣的半个尾音还在嗓子眼里就生生被掐住了,他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双手疯狂的颤抖起来,它们正撑在Tony的脸侧。


 


从那之后的很多次Peter回忆起那个场景都会有一种想要扇自己巴掌的冲动,隔着生离死别的两个人见了面,他就像溺水的人发现了稻草一样欣喜若狂,他没有死,他碰到世界了,他不再是一团人鱼公主的泡沫了。他有一万种和Tony打招呼的方式,但是他当时人都傻了,剧烈哭泣和震惊的双重刺圝激下他的横膈肌很不给力的抽圝搐了一下,于是Peter·Parker 给Tony·Stark久违的问候是一个哭嗝。


 


Tony一下子就笑了,他笑的太剧烈差点没把蜘蛛侠从他身上掀下去,他在地板上哈哈大笑,双手环绕着Peter滚了好几圈,Peter只能一边打嗝一边和他转来转去。


 


“Sir您别笑了——嗝——我很想——嗝——您这样我会更想——嗝!”


 


Peter肚子都要打痛了,Tony终于停下了他疯子一样的大笑,他拭去了眼角笑出来的泪水,难得温柔的把Peter圈进自己怀里。


 


“嘘——乖,憋气就好了。”


 


随着话语像羽毛一样落下的,还有Tony·Stark湿热的嘴唇。Peter半被动的断断续续和他接吻,刚刚开始他是躺在地上的,他慢慢半坐了起来,双手环绕着Tony的脖颈。他一边伸出舌头努力的回应,一边把一条腿跨过了Tony的腰圝际。他现在是坐在钢铁侠身上的,钢铁侠也支撑起了半边身子深深的吻他,他潮圝湿的吻像热带雨林,也像巴萨罗那的八月的夜,Peter断断续续喘息着,身子发软,他尽量让自己不掉下去。他紧紧圝夹着Tony的腰,他感受到Tony已经在自己身体下硬了,他的阴圝茎摩擦着自己的臀圝部,他的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了那里,正放肆揉着自己的屁圝股。


 


Peter脱力的软倒在Tony怀里,他仰起脖子又是一阵无力的喘息。他现在不打嗝了,这是件好事,可是他硬了,于是他在Tony怀里磨蹭来磨蹭去。


 


“坏孩子。”Tony一巴掌打在他屁圝股上,“你从什么时候就开始跟着我了,透明的小尾巴?”


 


他把嘴压低到Peter耳边,朝里面吹气,


 


“你是不是趁着我看不见偷看我洗澡了?怎么样,爸爸大吗?”


 


Peter脸色脸色爆红,他现在就是番茄酱,鲜红鲜红的像一滩软泥,烂在Tony怀里任他为所欲为。


 


 


 


为什么Peter没有死是个神奇的事情,就连复活了的Dr. Strange都没有办法解释。那个时候的Tony正嚼着一大口甜甜圈,左手小孩右手高糖分食物让他很满意,于是他无视了Peter谴责的眼神和复仇者们被闪瞎了的表情,大手一挥决定管他呢。


 




END



cherikpotter:

“loki,can i have this dance with you”

“yes。”

loki:Take my hand, take a breath

牵住我的手,做一个深呼吸

Pull me close and take one step

将我拉进,踏起舞步

Keep your eyes locked on mine

深情对视,目不转睛

And let you be my guide
让你做我的向导


thor:Won't you promise me now 

你是否会承诺

that you'll never forget

你永远不会忘记


loki:We'll keep dancing wherever we go next

是的,我们会一直共舞无论未来如何


thor:It's like catching lightning, the chances of finding someone like you

就像追逐电光,去找到一个像你这样特别的人太难


loki:I am one in a million, but i have the feeling the way you do

那当然,我万中挑一,但你亦是


thor:And with every step together, we just keep on getting better
So can I have this dance? 
Can I have this dance?

我们翩翩起舞

我们渐入佳境

所以我能与你跳舞吗

我能与你跳舞吗



thor:Take my hand, I'll take the lead

牵起手,指引你

And every turn you will be safe with me

每个转身,我都是你的依靠
Don't be afraid, afraid to fall

不要害怕,害怕跌倒
You know I'll catch you through it all

因为我会一直保护你

And we can't be kept apart 

任何人都不能分开我们


loki:even a thousand miles can't keep us apart

即使相隔千里也不行

Cause my heart is wherever you are

因为哥哥啊,我的心始终跟你在一起


thor:Oh no mountains too high and no oceans too wide

高山深海不能阻止我们相逢



loki:Cause together or not, our dance won't stop

跨越生死和距离,爱情永不湮灭



thor:Let it rain, let it pour
What we have is worth fighting for

纵使再多艰险在前方,我也不会胆怯,你值得我为你战斗

You know I believe, that we were meant to be

我从第一眼就相信,你就是我的命运



thor&loki:
It's like catching lightning, the chances of finding
Someone like you
 (like you)
It's one in a million, the chances of feeling the way we do (way we do)
And with every step together, we just keep on getting better

So can I have this dance? (Can I have this dance?)
Can I have this dance?
Can I have this dance?
Can I have this dance?


北哑🍃:

#头七,下雨了#
“I assure you, brother,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Liar.”
你的眼睛里盈着万千灯火,我如同是扑火的蛾那般,不顾一切地想要奔向你,触碰你。可我终究力不从心,触及到光亮就会灰飞烟灭。
遇而不得,求而不可。
脑海里一遍遍描摹你的模样,却徒留轮廓。
我要忍受余下千个没有你的春夏秋冬和时间更迭,无数个没有你的朝夕。
我把王位给你,一切给你,你是否能遵照你的承诺,带阳光予我——把你自己带回来。
雨以倾盆之势落下,打在窗玻璃上哒哒作响,伴随着刺耳雷鸣。我凝视窗外模糊的灰,心中默数着时间。
可终究没等到你再像往昔那样,在我从未料想到的间隙突然出现,眼里带着戏谑的笑:
“Surprise.”
....
“I'm here.”
“.....Was.”

“I don't feel so good.”
“I'm sorry.”
泰坦星的半边天际被火光染上刺目的红,故人化作的尘埃与废墟的灰烬早已随风飘散于空中,除了心中,他存在的痕迹似是被全部抹去。
上帝究竟如何残忍,才能让我感受着他的消失,看着他变成一点一点的碎片,而无能为力。
我曾拒绝他的拥抱,百般否定那个如此想证明自己的少年,又百般忽略少年脸上的失落与无奈。
他得知自己成了一名复仇者之后兴奋的模样就像发生在前一秒,如此真实。
迷失的星星找到了存在的意义,可却转瞬划过了天际,又一次消失在了宇宙里,留下一道光的痕迹在记忆里。
如果你再能回来,我一定不会拒绝你的拥抱了。
我想着。
回应我的只有泰坦星的一阵风声后良久的寂静。
我保持着那个他生前我抱着他的那个姿势,可是怀中除了空气和消失殆尽的温度,再无其他。
烟云终究是过往。
“Kid.”







我的天世界上最好的Loki

一叶长华:

——What am I?

——I'm Loki
——Prince of Asgard
——Odinson
——Rightful king of Jortunheim
——God of Mischief

——Brother,I assure you,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Liar”

只会画大头(´;ω;`)哭唧唧
在上课的时候画的 画的不好请轻喷ORZ

【杰佣-r18】情色

辣鸡鲲:

触手play
前面触手后面杰克
标题乱打 只为开车

链接在评论
链接在评论
链接在评论

别讨论剧情科学 上车
即使是三轮也要蹬出玛莎拉蒂的感觉

辣鸡鲲

触手play
前面触手后面杰克
标题乱打 只为开车

链接在评论
链接在评论
链接在评论

别讨论剧情科学 上车
即使是三轮也要蹬出玛莎拉蒂的感觉

【第五人格/杰佣PWP】噩梦再临

今天也抱不到小奈布:

我明明只是把之前大号的东西补档到小号来了为什么会被屏蔽……
明明大号都存活到100+热度了,一转到小号就被屏。
迷。
重发重发,懒得打试阅了,大家系好安全带哈我要踩油门了。
网易爸爸,求你,给我一个头像框吧!!!

上车检票窗口:

https://shimo.im/docs/sI5MeLYy6AwOatDD

今天也抱不到小奈布

我明明只是把之前大号的东西补档到小号来了为什么会被屏蔽……
明明大号都存活到100+热度了,一转到小号就被屏。
迷。
重发重发,懒得打试阅了,大家系好安全带哈我要踩油门了。
网易爸爸,求你,给我一个头像框吧!!!

上车检票窗口:

https://shimo.im/docs/sI5MeLYy6AwOatDD